百态湾_口述_社会新闻

其他应用

杭州“双减”进行得如何?这份“八问八答”带你详细了解

2021-09-14 20:57:34

杭州日报讯 新学期一开学,杭州就正式发布《杭州市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双减”)。开学至今的这两周多时间,学后托管、初中生晚自习等“双减”工作,也已经在杭州各中小学逐一实施。

“接孩子不用那么赶了,真是省心很多”“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完了,效率高了不少”“周末不用赶各种培训班,可以悠闲地出去走走,太好了”……家长们纷纷为各项举措点赞叫好。

“双减”工作事关国家发展和民族未来,是社会广泛关注的民生大事。杭州全市凝聚共识、系统治理、上下协同、提前部署,积极稳妥地把这项工作落实到位,交出让群众满意的答卷。

根据实施方案,各校课后托管服务实行“一校一策”。在实行中,哪些好的做法值得分享?哪些地方有待完善?

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双减”观察》栏目,聚焦“双减”二字,围绕该项工作推进中的思考和做法,采访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倾听学生、老师和家长的声音,记录这项民生大事在杭州的扎实推进。

01

“双减”文件里要求“课后服务覆盖率100%,有需要的学生全覆盖”。如何理解“有需要”“全覆盖”?

学生课业负担重、家庭教育开支大、家长精力负担重……面对这些问题日益严重,国家及时“出拳”推出“双减”政策。其中,提高课后托管服务这一项,最受家长关注。

其实,从2018年起,杭州就开始探索学后托管服务,当时服务对象主要面向放学后家长无法及时接送、对托管有刚性需求的非寄宿制学校的小学生。

“双减”政策实施后,课后服务把学后托管、初中生晚自习、免费在线学习、暑期托管等都纳入了课后服务范畴。

“‘有需要’‘全覆盖’指的就是,只要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有参与课后服务的意愿,原则上学校是应收尽收。根据家庭实际情况,学生可以选择参与,也可以选择不参与,不实行‘一刀切’。”市教育局说。

02

学后托管时间一般是2小时,学生做作业可能只需一个小时或更短,其他时间做什么?

学后托管的时间,如何让学生开心又充实?每一所校都动足脑筋,“一校一策”灵活应用。很多学校都把时间进行了智慧化的块状分割,让学生和家长根据需要自由组合,有的学生托管一小时后放学,有的学生则两个小时都报满。

比如文新小学,晚托很人性化,实行 “X·Y·Z”组合随心配。“Z”指的是“作业托管”,正常放学后提供40分钟的的课后作业辅导。“这一段结束,部分学生回家,部分学生继续报后面平行的两个班。”校长傅盈说,有人选‘Y’延时托管,有阅读、体锻等内容;有人选‘X’兴趣托管,有科创、体竞、美艺三大类29个项目。

胜利小学的托管服务也是类似,副校长陈滔说,前一小时统一为基础看护,让学生把家庭作业做完,后一小时实行“X”社团活动。

“充分考虑学生和家长的实际需求,而不是一刀切地把托管时间管满两个小时。”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很赞同学校的这些个性化做法。

03

参与晚托后,孩子回家用餐时间延后,有些孩子会不会“饿肚子”?

傍晚会不会“饿肚子”,这是很多家长关心的话题,尤其是低段孩子,刚从幼儿园上来,习惯了多餐制。这件事,学校也充分考虑到了。

有些学校是统一准备。比如采荷三小在下午三点多,为全体学生专门安排“能量加油”时间,送上食堂自制或知名店铺配送的小点心。丁兰实验学校也有贴心的“下午茶”。

有些学校则允许自备。如紫阳小学本学期有约70%的学生报名参加,学校推出两项举措,一是适当增加相关学生午餐分量,二是组织托学生适当补充自备点心。

04

课后服务覆盖的学生多了,参与服务的老师也更多,教师队伍是如何组成的?

不得不说,学生减负的同时,教师往往是“增负”。托管服务,老师的工作时间还是工作量,都有了一定增加。让校长们感动的是,从各校采访情况看,老师们都积极报名,主动参与到托管服务中来。

在晚托服务中,不少年轻教师“冲”在了前面。青蓝小学年轻教师金舒怡,就是其中之一,早早就报了名。她笑着说,学校有不少青年教师,大家还没成家,时间上相对宽裕。有一些老师也会利用X课程,将自己的一些教育理念进行尝试,是不错的锻炼机会。“不是每天都参与晚托,所以压力也不大。”

现代实验小学校长张刚介绍,学校统筹安排和教师自主报名相结合,根据实际情况承担托管任务。“我们每天还有一位校领导和一位教师值班,如果哪位老师临时有事要请假,由值班老师顶上。工作上老师们进行了合理分摊,工作量可控。”

十三中从本周一开始夜自习也启动了,考虑到班级较多,9月的这几周,校领导、中层干部和班主任全体参与管理,做好各项衔接工作。“家长志愿者也参与放学管理中,各项工作井然有序。”总校长屈强说。

05

老师的工作时间增加了,如何安排好老师的作息,是否有一些好做法?

面对增加的工作量,如何给老师们更多的关爱?各校也积极行动推出暖心措施,实行各项零星弹性工作时间。

采荷中学教育集团总校长孙寅举例说,不管班的时候,老师每周相应增加提早下班时间,每个月也增加事假等;天杭教育集团、丁兰实验中学等也都推出了“零星假”。

天杭教育集团校长邱曙光说,在不影响正常教学任务的情况下,老师可以每个月享受三次。丁兰实验中学校长赵骎说,通过这些方式提升老师的幸福感,老师幸福学生才能幸福。

06

托管的学生数增加,有些学校门口到了放学时间,校门口会很拥堵,怎么办?

错时放学,就能缓解人员集中问题。这是很多学校不约而同采取的好措施。

比如在杭师附小,放学时间会有多个:下午三点半正常放学一次,下午四点半、五点半、六点,根据托管的选择又有多次。“既满足不同家长的需求,也避免了门口拥堵问题。”校长俞富根说。

十三中的夜自修也参考小学的做法,三个年级分别是7点50分、8点整、8点15分放学。尽管才错开了10分钟,但来接的家长基本都顺利分流了。

丁兰实验中学特意在校服设计中增设了夜光条,该夜光条选用的是学校logo标志,既美观,晚自习放学回家路上又起到警示的安全作用。

07

初中学生是第一次接触晚自习,有些还没考虑好,中间要“进退”行吗?

相比于小学的托管服务,公办初中开晚自习,是一个“新鲜事”。对此,很多学生和家长还没考虑好。报了后觉得不适应能退出吗?一开始没报后来想报可以吗?部分家长关心“进退”问题。

答案是:可以的!在采访中,十三中、采荷中学等初中的校长们都明确了回答。杭师大东城中学校长宋莉说,对于学生因特殊情况需中途退出课后服务时,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们会和孩子以及家长及时进行点对点的沟通,帮助分析孩子的现状以及对孩子发展最合适的辅导方式。

但校长们也提到,家长和学生要考虑清楚,一个学期内有一次“进退”的选择,但不能是反复,来了几天不来了、后来又想来了,或者说一三想来、二四不来。“这样既不利于学生本人和本班同学的夜自修学习,也给学校管理带来很大压力。”校长们提醒大家,请家长根据家庭实际选择,不要盲目跟风。

08

“双减”工作,不是学校一家之事,是不是应该盘活更多社会资源一起参与?

“双减”工作,民生大事,的确需要各方全力配合。“ ‘双减’文件中就明确提到,对于强化学校课后服务中,要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近期,市教育局正会同团市委拟制相关指导意见,以推进青少年宫(活动中心)与中小学校加强合作,实现课程、师资、场地资源共享,推动优势互补,弥补学校课后教育资源短缺。

这样的合作,在杭州已有不少榜样。天长小学与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合作多年。校长楼朝辉说,发挥少年宫校外教育优势,弥补学校部分资源的不足,找到更符合孩子的成长路径。

滨江实验小学同样如此,该校和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滨江分中心就隔了一条小马路。“托管时间,我们的学生会到少年宫去上课,少年宫的老师会到校内来上课,为学生提供丰富的课程。”校长张翼文介绍说。

滨和小学为丰富课后服务也引进了不少社会资源。校长余化龙说,这些课程学校只收取部分校外教师的成本支出,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学校教师团队的压力,为课后服务做了有益补充。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未来杭州市还会发布培训机构白名单,对于白名单上的机构允许进入学校,开展非学科类的各项项目。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王厚明 胡鸿 通讯员 白延庆 陈佳佳 张琦 朱叶飞 夏碎飞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百态湾_口述_社会新闻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